当前位置:首页 新闻中心 长江要闻 正文

除险救灾勇担当

——长江防总工作组专家组协助指导2018流域防汛抗洪综述

pk10冠军四码规律计划:长江水利网 pk10四码两期必中方法:蔡倩 朱俊君 时间:2018年09月19日

9月5日,国家防总办的一封感谢信飞抵长江防总办案头,高度赞扬并感谢长江防总派出的工作组专家组为流域防汛抗洪作出的重要贡献。“工作组的同志们发扬‘献身、负责、求实’的水利行业精神,迅即行动、不畏艰险、连续奋战,出色完成了各项急难险重任务。”

发生严重崩岸险情的江河堤防旁,有长江防总专家们动态督导的身影;大流量浑水渗漏的水库重大险情现场,有长江防总专家们通宵达旦的身影;西藏高原严重的洪涝灾害边,有长江防总专家们迎汛而上的身影……

在国家防总的统一安排下,今年来,长江防总共派出38个工作组、专家组和督导组,紧急赶赴抗洪抢险和抗旱减灾一线,协助指导地方开展工程调度、巡查抢险、人员转移和抗旱保供水等工作,出色完成了各项任务。

与汛期竞速

防汛生命线上的动态督导

2017年11月8日凌晨5时,突如其来的崩塌声,惊醒了沉睡中的江苏省扬中市指南村——长江干堤太平洲段发生崩岸。

“以往长江中下游干流的崩岸险情,往往都发生在堤防外的滩地上,而这次崩岸却把主江堤给撕开了一个大口子。”谈起扬中崩岸险情,长江委防办副主任沈华中仍然心有余悸。400多米的长江主江堤被滔滔江水卷走,堤防如同被巨兽啃噬,留下的巨大缺口触目惊心。

“长江干堤是防汛抗洪的生命线,容不得半点懈怠!我们要贯彻落实国家防总、水利部的部署,积极发挥长江委技术优势,全力协助指导江苏省做好干堤复建和岸线守护应急治理工作,必须赶在2018年汛前完成崩岸整治和堤防复建。”长江防总常务副总指挥、长江委主任马建华第一时间作出部署,长江防总工作组11月9日便抵达现场开展检查指导。一场与时间赛跑的攻坚战正式打响。

2月24日,长江防总工作组现场督导扬中干堤复建和岸线应急守护整治

“崩岸整治时间紧、任务重,为尽快制定好工程方案,长江防总先后派出多批工作组和专家组赶赴现场检查指导,参与险情抢护工程方案讨论,明确抢护工程完成时间节点。”沈华中介绍,为尽可能加快审批进度、缩短前期工作时间、加快应急治理工程进度,2017年11月下旬,马建华主任率领长江委专家组赶赴扬中市,参与实施方案编制前期工作,并及时组织专家们完成了方案的审查和批复。方案一经批复,江苏省、镇江市和扬中市便立即组织实施。

在随后的工程施工过程中,长江防总、长江委认真贯彻落实国家防总、水利部指示,密切关注工程实施情况,自2018年1月到5月底完成岸线应急守护工程期间,持续派出6个工作组、督导组赴工程现场,动态管理、加强督导,督促地方相关部门加快工程实施进度。

就像是把脉问诊的医者,督导组总是能直击要害,发现一些容易被忽视的工程安全隐患,并提出有针对性的建议,督促整改。对于地方来说,督导组又像是一座桥梁,将国家防总和长江防总的部署和地方的防汛诉求连接起来,协助地方更好地完成干堤复建工作。

3月16日,长江防总督导组组长、长江委副总工程师王新友一行再次踏足扬中江堤,查勘干堤复建及岸线应急治理工程施工现场,查阅相关施工资料,并讨论细化了干堤迎水坡临时防护方案。

此时扬中长江干堤复建工程进展顺利,岸线守护应急治理也已开工,但连绵的春雨改变了土壤含水量,不利于土方填筑,让参建各方十分发愁,督导组给施工单位出了一记妙招:“下雨前用防雨布对土方填筑作业工作面进行全覆盖,雨过天晴后就可以开展土方填筑施工,全力以赴加快施工,确保工程3月底的节点目标顺利实现。”

4月26日,长江防总工作组登船查看岸线应急治理工程各标段抛石施工情况

4月26日,长江主汛期即将来临,长江防总工作组组长、长江委防办主任陈敏一行对干堤复建及岸线应急治理工程定期督查,查勘干堤复建工程施工现场,并登船查看岸线应急治理工程各标段抛石施工情况。

“虽然干堤复建主体工程已完工并基本满足度汛要求,但还要加强沉降观测,积累数据,为汛后更好实施护坡和堤顶道路创造条件;已完成的干堤复建主体工程今年第一次挡水,一定要严阵以待,进一步加强崩岸监测预警。”工作组专家们的一声声叮咛嘱咐,赶在洪水来临前,绷紧地方防汛的每一根弦。

3月31日,扬中长江崩岸段长江干堤复建主体工程完工;5月31日,扬中长江崩岸岸线守护应急治理工程完工。至此,国家防总明确“3月底完成主体工程,具备防汛功能;5月底完成岸线应急守护工程”的目标任务全面实现。

防患于未然,防汛于雨前。这一场争分夺秒的时间争夺战,有力地消弥了大汛可能带来的威胁。据了解,汛后,江苏省、镇江市和扬中市还将继续开展长江干堤复建后续工作,严格按照时间节点要求,精心组织实施护坡、挡浪墙、堤顶路面等项目,确保在2018年12月底前全面完成长江干堤复建工程。

与险情赛跑

浪尖上排险的“定库神针”

时间步入8月,在成功应对今年长江1、2号洪水和台风“安比”的侵袭后,长江汛情归于平稳,只是这样的平稳还没有持续多久,就被打破了。

8月4日9时许,一如往常巡查的湖北黄石市东方山水库管理员陆洪波,在巡查至大坝坝脚时,突然发现水库右坝脚有多股水流自反滤坝石缝间渗出!“不好!东方山水库出现险情了!”他立即拿出手机向上级汇报。

湖北省的专家组第一时间赶赴现场排查出险原因,但直到当天晚上,水库背水面堤脚处,大量黄泥水从坝体流出,水流混浊不堪!渗漏流量逐步攀升,但渗漏原因始终不明!渗漏口尚未找到,无法实施准确封堵!坝下哗哗的流水声令人神经紧绷。

8月4日23时,茫茫夜色中,黄石市铁山区东方山水库附近的2883名居民正有序撤离转移;与此同时,按照国家防总指示,由长江防总组成的应急处置工作组正逐险而上,奔赴最危险的地方——东方山水库!

这是与险情角逐,与效率角逐的一场战争!

8月5日凌晨3时,出差在外的全国工程设计大师、长江委设计院副院长杨启贵连夜赶赴东方山水库,不顾旅途劳顿,迅速开展工作。

工作组一行冒着生命危险,拉着绳索、深入险点,掌握第一手资料;他们不停查看拍摄,只为险情记录的精准性;他们在杂草丛生、蚊虫肆虐的水量监测点一蹲就是数十分钟,目不转睛、一动不动;他们数十次在33米高的坝坡上反复巡察,汗水从头顶浸湿到裤腿;他们打开笔记本电脑不停演算,一丝不苟、谨慎细致……

随着时间的推移,渗流量的细微变化都牵动着专家们的心。针对险情的发展,工作组和现场指挥部一致认为,增派抽水泵机,尽可能快速降低库水位是当前第一要务。

杨启贵(左)与工作组成员查看水库险点

水位在下降,但是险情在继续.....8月5日15时,渗漏流量突涨至约0.5秒立米!水库水位一直在快速下降,渗漏流量却一直在增加,到底是为什么?怎么办?

“坝体内部渗流通道已经形成,在水流冲刷作用下,坝下渗漏出水量呈明显增加态势。快!加快排查迎水面,赶紧找到渗漏入口!还要加强观测,注意坝体异常变形的情况!”在此危急时刻,杨启贵有条不紊、把准形势,及时作出诊断并提出有效方案。

险情就是命令!时效就是生命!4台泵车,22台移动水泵,在溢洪道上一字排开,开足马力,全负荷运行,汩汩清水从库里抽起,犹如一条条小白龙,进入溢洪道进口,沿着溢洪道滚滚而去。工作组的4名专家一直蹲坐守候在坝上,时刻关注水位与渗漏流量,滚动会商,顾不上通宵达旦的困倦、顾不上饥肠辘辘的辛劳、顾不上烈日当顶的炎热……

在焦灼的等待中,传来一个既让人振奋又让人担心的消息:经湖北省防办派来的潜水员水下摸排和水下机器人探测,发现迎水坡中间有约1.1米×1.1米漏洞,洞深超过10米。

“小水库,出现这么大的漏洞,非常罕见!”杨启贵一行来不及惊叹,迅即与湖北省水利厅和现场指挥部展开会商,并果断制订出堵漏方案:先抛投袋装碎石,再利用柔性材料封堵的方案进行应急处置。

公安、武警、消防、民兵组成的300多名战士快速集结,开始抛投碎石袋。经过近10个小时的“强攻”,在抛下6000多个碎石袋以及大量瓜米石和粘土后,漏洞终于堵住了!8月6日2时之后,东方山水库水位持续下降,渗漏出水量明显减少,渗漏口封堵效果显著,水库险情得到进一步缓解。

8月6日清晨,一抹阳光从东方山顶射下。两天两夜坚守,48小时激战,这个曾经暗流汹涌、岌岌可危的东方山水库大坝,以“零伤亡、零损失”的奇迹保住了,仍然以巍峨的雄姿屹立在群山环抱和满目苍翠之中。

东方山水库渗漏险情抢险成功,在今年抗洪抢险战斗中写下了浓墨重彩的一笔。在最需要的时候,长江委专家们用精湛的技术和求实负责的精神,为地方群众解除燃眉之急,赢得了国家防总的充分肯定,也赢得了地方政府的赞扬和感激。黄石市委、市政府专门向长江委发来感谢信;黄石市铁山区委、区政府专程赴长江委就黄石市东方山水库应急抢险工作中给予的支援和帮助表示感谢,并送上锦旗。

与洪水追逐

高原上行进的防汛队伍

雅鲁藏布江,这条世界上海拔最高的大河之一,在2018年汛期变得格外不同寻常。据水雨情信息,西藏雅鲁藏布江流域6月1日至8月28日降水过程较频繁,雅鲁藏布江中上游降水量与去年同期相比偏多9倍。

受降雨影响,往日清澈平静的雅鲁藏布江变得桀骜不驯、汹涌浑浊,洪峰咆哮着席卷了流域内大片农田……日喀则市昂仁县阿木雄湖告急!萨嘎县加达水电站告急!

哪里有险情,哪里就有长江委人的身影。根据国家防总指示,长江防总于8月10日派出以长江委防办巡视员陈桂亚为组长的工作组,紧急赶赴现场,指导当地开展防汛抢险工作。

工作组一下飞机便奔赴海拔4850米的阿木雄湖,高原地区的种种艰辛,都毫不客气的落在了工作组每一名成员头上,心慌气短、头疼欲裂的高原反应,伴随着舟车劳顿、冷热交替等困难,工作组依旧坚持奔波在防汛抢险路上。“我们是来抢险的,带着任务来的,完成任务是我们最大的诉求。”陈桂亚说,这些高原附赠的身体反应,不过是防汛抢险途中的“小插曲”。

8月11日,工作组赴阿木雄湖险情现场,了解险情最新情况并指导地方开展抢险工作

阿木雄湖是一个湖面22平方公里水量6亿多方的天然湖,受持续降雨影响,出现了4处溢流点,在溢流口处出现了土坡冲刷掏空现象。如一旦溃决,下方的贡嘎机场、日喀则市及沿途无一幸免。

在工作组抵达前,当地已经对溢流口及时作了应急抢护。“这里地质条件较好,山体坚固稳定,渗漏发展到崩塌的可能性不大,但应加强值守和现场观测,并将信息及时上报。”陈桂亚一行在查看渗水点、询问相关情况后,对险情作出了诊断处理,并充分肯定了应急抢护的作用,让当地水利部门“吃下了定心丸”。

“有惊无险,所有辛苦都是值得的!”工作组组员、长江科学院土工所副总工崔皓东说,和险情得到控制、灾区群众安然无恙相比,长途奔波的辛劳不值一提。

洪峰接踵而至,险情接二连三。

8月下旬,受上游持续降雨影响,雅鲁藏布江干流及主要支流水位上涨较快,持续处于高水位,江水汹涌、溪河高涨,雅鲁藏布江干流部分水文站甚至迎来建站以来最大洪峰,流域部分地区出现较严重的洪涝灾害。遵照国家防总指示,8月29日至9月2日,以长江委防办主任陈敏为组长的国家防总工作组再次赶赴西藏自治区协助指导防汛工作。

8月30日,工作组查看雅江一级支流年楚河洪水及堤防情况

工作组克服转机延误通宵没有休息的困难,下飞机立即转乘火车从拉萨赶赴日喀则,查勘雅鲁藏布江汛情灾情,并从日喀则出发,经山南市顺雅鲁藏布江而下,从贡嘎机场到山南市区、从羊村水文站到桑日县绒乡、从大古水电站到加查水电站、从藏木水电站到林芝市朗县新城区,他们追逐着洪峰的脚步查看灾情,用意志、技术、知识、经验和责任与洪水赛跑,指导当地开展防汛抢险工作。“我们就是一群追‘峰’的人,缺氧气但不缺精神。”长江委防办工程处副处长许田柱在接受采访时开玩笑的说道。

进入汛期以来,面对多项“急、难、险、重”的抢险救灾任务,长江委人主动请缨、勇挑重担:

水文局总工程师陈松生多次率队工作组,赴汤蹈“水”、冲锋在前,把责任与担当写在洪峰浪尖上;

综管中心主任陈进把防汛摆在第一位、闻“汛”而动,危急关头挺身而出,把脉堤防隐患、开出抢险良方;

水电总公司副总经理刘少林坚决服从调配、临险而上,总是第一时间出现在最需要的地方……

每一名工作组成员都把自己当成一个冲锋陷阵的战士,无论风吹日晒、道路泥泞……白天马不停蹄涉险查看,晚上挑灯夜战,写报告,做演算,常常加班到凌晨。正是这群追“峰”的人,用扎实的技术和积极的行动,谱写了一曲曲慷慨激昂的抗洪壮歌。

无论是科学研判,还是现场除险,一线救灾的一次次胜利,无不得益于长江委对“技术立委”的高度重视,以及对专业水平的不懈提高。正是凭借“全委一盘棋”的坚定从容和过硬的综合实力,长江委防汛专家组、工作组、督导组才能够实现关键时刻“冲得上、顶得住、过得硬、干得好”,充分发挥防洪抢险主力军作用。

汛期尚未结束,长江委专家们依然奔波在途中、沿江而求索。他们用自己的知识,解决一线险情;用自己的力量,帮助受灾群众。能充分发扬长江委精神,守卫一方安澜……这些,才令他们自豪满满。

责任编辑:蔡倩
这个用来记录和显示点击数:
微信扫描二维码,关注长江水利网